相叶_

we are the K-A-T-T-U-N

【法英bg】恋爱中

*性转bg向
*架空
*本子主催跑了我也只能这样了
*催的时候比谁都勤催到之后人就没了也是厉害

1.
罗莎·柯克兰,职业人妻。
说起罗莎小姐,不不不现在已经是波诺弗瓦夫人了,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打脸的事情就是嫁给了弗朗西斯。
2.
罗莎是八岁那年认识弗朗西斯的,以至于现在她每次想起童年的时光满脑子都是弗朗西斯那家伙时而青涩时而欠抽的稚嫩面孔。
罗莎第一次连到弗朗西斯的时候是个凉风习习的秋夜,刚刚搬到小镇的柯克兰夫人带着女儿敲响了心邻居的门。
当年的弗朗西斯的确给了罗莎一个好印象,稍微比她高一点的男孩子水紫色的眸子看着她,礼貌的闪开了身子让她们进去,活脱脱像个小绅士。
多年之后的罗莎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忍不住抱怨岁月这把杀猪刀,美好的小正太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两个人成了朋友,说是朋友但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实在是让人不敢苟同。
一个金发小绅士,一个碧眼小美女,最初的时候倒也还端着面子不敢太放肆。结果等熟悉之后就变成了你扯我裤子我掀你衣服见面不打架就不爽快的相处模式……
这么说是有点夸张了,不过也没差多少就对了。无论弗朗西斯的母亲对他说多少次对女孩子要温柔要友好可偏偏对罗莎他做不来。
“那是为了让我在你的眼中变的与众不同。”
这是两个人交往之后弗朗西斯对她说的话,事实证明情话的杀伤力的确巨大,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罗莎那天晚上却高兴的没睡着觉。
不过当时的罗莎可不管什么一不一样,那个时候的她和弗朗西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两句话就起刺头,起了刺头之后没人阻止的话就会打起来,而要是真的动起手来,弗朗西斯每次都会败在罗莎的一抓头发二掐大腿三咬肩膀的虽然老套却无比管用的招式下疼的乱叫。之前还有个大姐姐能帮弗朗西斯一把拦着点被他口无遮拦所惹毛了的罗莎,可那个大姐姐因为意外不幸去世之后弗朗西斯就只剩下了被压着打的命了。
其实罗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对弗朗西斯这个人完全忍不住想要甩这人将嘴巴,可能在很小的时候就很在意他了吧。虽然这个在意的方式让人有点肝颤就对了。
3.
日子过得总是很快,虽然说罗莎没有感觉的日子过的有多快但是他们的确是一天一天在长大。弗朗西斯天天嘲讽罗莎平胸,罗莎瞧不起他身边的一群狂蜂浪蝶。
所以在弗朗西斯像她告白的时候,罗莎糊了他一脸的便当。
那是个温暖的秋日午后,罗莎一如既往的和言情剧女主角一样去天台吃东西,然后弗朗西斯突然出现。
“罗莎,我喜欢你。”
语气正常的就和“罗莎你今天的饭依旧很难吃。”一样。
罗莎愣住了。反应过来以后气不打一处来,胸口闷的要死。
“开玩笑也要适度好吗?你不觉得有点过分了吗!”
她转身就走,走了一半然后转身跑回来猛地踩了弗朗西斯一脚然后跑下楼,留弗朗西斯一个人原地石化,风中凌乱。
罗莎实在是没办法理解弗朗西斯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从不认为自己真的会有那么大的魅力会让这位眼高于顶的法国绅士看上自己,他身边出污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实在是太多了,妖艳的贱货也不少,各式各样的女生从没有停止过追逐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的脚步,向他表露心迹的女生可以从伦敦排到巴黎。
就好像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喜欢上弗朗西斯的。
4.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是很久之后两个人终于在一起的时候别人给他们的评价,每当有人这么说的时候罗莎也只是腼腆的笑笑,然后被弗朗西斯握紧相扣得十指。
但其实在很小的时候,他一直认为这只是单相思。
罗莎喜欢上弗朗西斯的契机十分的狗血又浪漫,帅气又优雅的邻居在她因为成绩原因和母亲大吵了一架然后跑出门在雨里被浇成落汤鸡时把她接到自己家,给她煮姜汤擦头发,还在半夜她发高烧的时候守在她旁边唱民谣哄她睡觉。
总之,那天之后,罗莎便深深的喜欢上了弗朗西斯,无法自拔。
然而等许多年后罗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套路,不然在她发高烧的时候明明两家这么近为什么他不去叫父母把她带回家?一切都是阴谋啊阴谋。
不等等话跑远了。
总之当时的罗莎认定了,弗朗西斯就是一时兴起刷她玩的,因此罗莎一个礼拜没理弗朗西斯。
“罗莎!我错了!原谅我吧!”
罗莎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夹在她课本里的标签纸,然后抬头看了眼坐在教室右前方的弗朗西斯,撇了撇嘴将标签收了起来。
一定是知道自己玩笑话开大了所以才花式认错的。
罗莎想,手伸进桌膛摸了摸那个便当盒,弗朗西斯因为父母经常不在家的原因所以做了一手好饭,只不过旁人很难吃到就对了,就算是罗莎也只有幸在被弗朗西斯捡回家的那天吃了一次而已。
摸着那个便当盒,罗莎心里酸酸的。
如果那句话不是玩笑,该有多好。
“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个道歉好了。”
罗莎在白纸上写出这样的一行话,然后画了个鬼脸,碰到了弗朗西斯的身上。后者一脸疑惑的弯下腰捡起了那个小纸团。看到了纸上的字,弗朗西斯直起身子直直的看着罗莎。
罗莎看到他的嘴唇动了动。
“遵命,我的大小姐。”
5.
弗朗西斯的第二次表白在他们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大概是秉承了上天的为了撮合这对欢喜冤家的自愿,虽然是两个不同的系,但两个人还是一个学校,弗朗西斯还是如往常一般有事没事就来找罗莎,然后收获一堆白眼后回宿舍。
而那天却和往常不同。
弗朗西斯的两个损友在聚餐的时候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罗莎喝酒了。
嗯,喝酒了。
看着倒在桌子上的罗莎,弗朗西斯默默的比了个十字架,然后用怜悯的表情看着损友一号和二号。
“不是俺!是基尔伯特!”
“不是我!是安东尼奥!”
两个人异口同声,手指以同样的姿势指着对方的鼻子。
“说好的你背锅呢!”
“说好的你背锅呢!”
还是异口同声。
弗朗西斯揉了揉太阳穴,他们一定不知道等一下他们面对的是什么……
然后,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爱与梦想,弗朗西斯在罗莎还没醒过来耍酒疯的时候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们。”
弗朗西斯给了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一个自己慢慢体会的表情离开了酒吧。
窝在弗朗西斯怀里的罗莎异常的安静,长长的睫毛藏在眼镜背后轻轻的颤抖着,弗朗西斯知道,罗莎快醒了。
世人都说英国人酒量差,弗朗西斯发誓他怀里这个女孩绝对是整个英国酒量和酒品最差的人,无论男女。说罗莎一杯倒都是高估她,因为她连一点都受不了。
曾经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弗朗西斯有幸目睹过一次罗莎耍酒疯的模样,吓得他这辈子都不敢再让罗莎碰酒精了。
罗莎醉酒的表现和其他人一点都不一样,别人都是耍完酒疯再睡,她是睡完再耍酒疯,而且醒来之后第二天发生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所以无论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她自己的面子着想,弗朗西斯都觉得不能让别人看到她耍酒疯的模样。
彼时已经深夜,想了想弗朗西斯决定去酒店过一晚,无视前台小妹一脸看人渣的表情弗朗西斯把罗莎放到了床上,脱下她的外套之后就跑去浴室洗澡了。
开玩笑要是把她的衣服全脱了他还要不要活了。
等弗朗西斯洗完澡之后便看到了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罗莎,那双祖母绿一般的眼睛毫无遮拦的盯着他,让他无比庆幸自己穿了浴袍之后才出的浴室。
“罗莎你……醒了?”
“没有。”
听到斩钉截铁的回答弗朗西斯不知道做何表情,然后再一次心疼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子。
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神经大条傲娇成性的女孩子,他已经不知道了,等他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已经离不开罗莎·柯克兰这个人了。恋爱是很奇妙的化学反应,不可逆转,无法分离。
他一直用最特别的方式对待罗莎,无论什么时候都把她放在第一位,甚至对她表白过,可她认为那是过分的玩笑。天知道罗莎不理他的那个星期他有多难受。但没办法,这是自作自受,谁让他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罗莎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被这双眼睛如此认真的注视着这还是第一次,他坏心眼的勾起了嘴角,用撩妹无数的眼神看着罗莎:“我好看吗?”
罗莎点头。
“真是令人愉悦的答案。”
弗朗西斯笑了笑,罗莎除了他的厨艺以外没夸过他任何一点,这个还真的是意外之喜。
突然,弗朗西斯起了个坏心眼。
反正明天她不记得……不如……套点话出来好了……
有了这个想法的弗朗西斯心虚的瞄了一眼罗莎,然后发现罗莎依旧认真的看着他,眼底满是真诚。
“真是的……不知道这样看着一个男人是很犯规的吗……”
弗朗西斯有些懊恼的抓了抓脑袋,别过头不去看罗莎的眼睛。但那双安静的视线还是追随着他,无论他做什么。
“我说你干嘛看着我啊……睡觉不好吗?”
被看的焦躁的不行的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直面自己最喜欢的姑娘那直白的眼神换谁都受不了。
“不好。”
“那看别的不好吗?”
“不好。”
“那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
“喜欢。”
“……啥?”
“喜欢看你。”
“那你——不对,你说什么?”
“喜欢看你。”
等等她说什么?
喜欢?喜欢啥?对对对她说喜欢看我……她说喜欢我……喜欢我……
脑子成了一锅浆糊的弗朗西斯原地当机,自动无视了一个字的他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正在超速运转处理着现在发生的事情。
“弗朗吉?”
罗莎眨了眨眼睛,原本清明的眼睛里染上了一丝迷茫,看着一脸呆滞的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
一般和他熟识的朋友都会叫直接叫他的名字弗朗西斯,父母会叫自己才会叫弗朗吉。可是罗莎不一样,她一直执拗的叫着他的姓氏波诺弗瓦,就连名字都没叫过几次,完全没有青梅竹马的样子。
“罗莎……”
弗朗西斯看着她,心跳速度加快,扑通扑通的仿佛是想跳出胸腔让那个姑娘看清自己的真心。
“我喜欢你……”
他的声音沙哑的不正常,罗莎好像没听到他说什么一样依旧迷茫的看着他。
“没关系的……我喜欢你就够了。”
弗朗西斯突然明白了“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这句话的含义。
如果说不想让罗莎接受自己的话那绝对是装的,但他明白感情这东西勉强不来。
“我一定是喝醉了。”
罗莎眨了眨眼睛然后整个人向后倒在了床上,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看着那个窝在床里的姑娘弗朗西斯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躺在了标准间的另一张床上。
“晚安,我亲爱的。”
说是睡觉但其实弗朗西斯怎么可能睡得着,可是他又不敢翻来翻去的怕吵到罗莎睡觉。虽然对方因为醉酒睡的比谁都沉根本不可能被吵醒。所以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受不了闭上了眼睛。
所以当罗莎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五十公分开外的,弗朗西斯熟睡的面孔。
沉静的睡颜真的很像天使,虽然这人和天使差别有点大就对了,但这并不能否认这幅画面的美好。
弗朗西斯的脸是十分出类拔碎的,小的时候便可见一斑,长大之后更是帅的一群小姑娘为之倾倒。不过虽然他身边姑娘如鲤鱼过江一般,但是这么久罗莎真没见弗朗西斯对那个姑娘特别对待过。
显然这姑娘忘了自己。
罗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深呼吸等脸上的红晕散去之后翻身下床叫醒了弗朗西斯。
“起来啦!太阳晒屁股了!你想睡到什么时候啊!”
罗莎拽着他的手臂把弗朗西斯往上拉,然而力气不够看上去更像是在玩,弗朗西斯自然还没睡醒,被吵的实在是睡不着的他挣开了罗莎的双手然后环抱住她的腰,一翻身把罗莎搂紧了怀里,他用下巴抵着她毛茸茸的头顶,懒洋洋的说:
“还早,睡觉。”
罗莎想挣脱这个怀抱,但奈何性别差异在这里没办法只得被弗朗西斯这么抱着,距离太近了,罗莎觉得自己的唇角已经快碰到他的脖子了,鼻尖全是他经常用的古龙水的香味,不是很浓郁却会俘获人心。
罗莎一直嫌弃这味道太风骚,可是现在却觉得异常安心。
她并不介意她的小心思成为一辈子的单恋,在她心中,弗朗西斯有更好的选择。
清纯的,妖娆的,帅气的,豪爽的,性感的……
总之不会是她就对了。
但不是什么自卑之类的,只是单纯的觉得他适合更好的人。
这么想着的罗莎将头窝进弗朗西斯的怀里,有些贪婪的享受着她的味道。
“弗朗吉……我……喜欢你啊……”
声音很小,罗莎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说出口了,但她觉得自己欠自己一个表白。
比起当面表白被拒绝,罗莎觉得这种方式更适合自己。
“我喜欢你啊……那么多年……一直最喜欢你了……”
罗莎的声音轻不可闻,可不代表真的没人听到。
其实弗朗西斯根本没睡着,只是想占个便宜来个抱抱而已,真的没想到能听到罗莎的表白。
内心的狂喜将一切理智丢到脑后,弗朗西斯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下巴暧昧的蹭着她的发顶,毫无准备的罗莎一下子就僵在了他的怀里。
“刚刚说的我可都听到了哦——”
“……”
弗朗西斯一句话将罗莎满肚子的话全都憋回去了。
“你知道吗,我做饭是我爸让我学的。”
弗朗西斯松开了自己臂膀,抓着罗莎的肩让她和自己对视,他觉得现在这个害羞的满脸通红的罗莎真的是,太可爱了。
“他跟我说,会做饭的男孩子好找女朋友,但是这辈子你只能给一个人做。”
一脸呆滞但其实脑内飞速旋转的罗莎与突然想起了多年前自己抚摸着的那个便当盒。
“吃了我的饭,那就是我的人了。”
“真是抱歉,罗莎,这种事情应该我先开口的。”
弗朗西斯轻轻的吻了吻罗莎的额头,仿佛羽毛一般的吻让罗莎彻底清醒过来了。
她不是单相思。
“我喜欢你。”
那双第一次见面就给罗莎留下了一个好印象的水紫色眸子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这种突如其来的羞耻感让罗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点了点头。
看到罗莎点头的弗朗西斯没有犹豫,直接吻上了女孩子因为宿醉有些干裂的唇。
6.
多年后,柯克兰小姐已经成了弗朗西斯夫人,可每当想起属于她的曾经,已经长出皱纹不再年轻的脸上还是会像小姑娘一样泛出红晕。
“遇见他,是我这辈子最不幸,也是最幸运的事。”

评论
热度(18)

© 相叶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