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_

we are the K-A-T-T-U-N

欢迎光临,烟雨灵异事务所(1)

新坑预警,架空向,烟雨中心。
题目所示是个都市传说向的文,高大上的楚女王带着自家六个崽子(?)除暴安良(?)的故事。
主线无cp,可能出现原创人物之类的(谁都不一样自家本命变成恶灵吧),副小题可能有cp,出现的话会注明
啊明明是很清楚的脑洞写出来却不清不楚的……总之就是和奇幻贵公子还有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类似,解决各种灵异事件的故事。
_(:з」∠)_论幻影的自虐进行时。
下文G是并不是蓝雨主场,指的是荣耀_(:з」∠)_

一.缝隙女
1.
在G市的某个角落里,有些这样一家店,它占据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全黑的门上细致的雕花和镀金的门把手彰显了主人的财气和品味,最上面的是不太和气氛的有点粉嫩嫩的招牌,烟雨占卜屋。
站在门外的周泽楷想了想,然后推开了那扇门。
说是占卜屋,但其实推开门之后给人的感觉这里就是咖啡厅。内室分为两部分,一条无形的走廊分开两边,直到墙角的楼梯。
大的那边错落的摆放着白色的桌子,每张桌子旁边都有两个同色系的椅子,桌上摆着一盏小台灯和一朵不知名的花,近十张桌子只有一张有人坐,那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个人旁边都摆着一杯还在冒气泡的碳酸饮料,正在玩划拳。而另一边就有些小的可怜,一张长桌靠走廊的一边摆着两只凳子,而另一面坐着一个人。
那人身穿深紫色的长袍,双手支着下巴,虽然周泽楷没看到她的脸,但是那人看上去有些无聊。
“嗯……”
看屋里三个人都没看他,周泽楷皱了皱眉头,吐出了一个音节。
“你不是来占卜的吧。”
穿着紫袍的人转过头,周泽楷这才发现他刚刚错的是有多离谱。
是他,不是她。
也难怪周泽楷会认错,因为那人的身材的确算不上高大,衣服还异常宽松,再加上烟雨占卜屋的老板娘那惹人的名声。
虽说是叫烟雨占卜屋,可是这家店更广的名声却是除灵。而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娘更是花边新闻无数。什么阴阳师的传人啊,无视时间的女人啊,比灵还要可怕的存在啊 ,名头一个比一个邪乎。周泽楷发誓如果不是他真的遇到了麻烦他这辈子都不会来这里。
“碰到什么麻烦了吧……我看你印堂发黑啊……”
坐在长桌那头的人轻巧的翻过桌子大量周泽楷,然而他比周泽楷矮了近一头,无奈只能仰头看。
“说吧,到底什么事。”
长袍脑子下的眼睛好像闪着精光,无法可选的周泽楷值得坐在凳子上开始描述他这一个月来的经历。
一切的不正常都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
周泽楷是G市大四的学生,已经离校找到了工作,所以便从宿舍搬到了离单位很近的自家公寓住。搬进公寓的第一个月还好,一切如常。而第二个月开始,他总觉得有人在背后看他,搞的他背后阴风阵阵的,但每次回头却什么都看不到。
这还只是最开始。
这之后他贴身的衣物开始经常性消失,有一次他在翻衣柜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衬衫短裤甚至内裤都有不定量的消失。在之后他经常在角落的地方发现女人的头发,指甲这类东西。然而虽然帅的一比但是却没一个女朋友的周泽楷真的慌了。
“还真的是……诡异啊……”
穿着长袍的人眯了眯眼睛,之前一直划拳的小姑娘一个拿着笔记录周泽楷说的话,一个低着头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带我去你家看看吧。”
2.
周泽楷带着那个人上了地铁。
短暂的交谈中周泽楷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李华,店里的那对双胞胎叫舒可欣舒可怡。李华是店里的副店长,舒可欣舒可怡是在这里半工半读挣学费。而店长则是带着其他的店员去了外地出差,说是有这事她不去便解决不了。
周泽楷的家离占卜屋并不远,十分钟的路程便到了。
一开门,李华便察觉到了这个屋子阴气沉沉的,但这股阴气却不太一样。如果是房子本身的怨灵的话,这种阴森的感觉应该要比这沉重的多才对。
“我去倒水。”
将李华引到客厅,周泽楷转身便近了厨房。
李华从沙发上站起来,开始大量这个并不大的房间。
周泽楷的房子装修很普通,几个灰白色的壁橱,一个屏幕很大的挂墙电视,一台摆在床上的笔记本电脑,三个摆在一起的白色沙发,还有桌子和沙发之间的玻璃茶几。
一个没注意便撞上了从厨房端着水杯出来的周泽楷。
大抵是因为身高差的原因,两个人此时的姿势有那么一丝的暧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泽楷觉得这个房子又冷了几分。
“你没事吧……”
想要扶起李华却因为手拿着水没法动的周泽楷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你别动。”
从周泽楷怀里抬头,李华的眼神异常的冷静。
“你低头。”
“哈?”
周泽楷有点想打人,这个姿势这个角度,如果他低头的话那岂不是直接亲上去了?他这是不是引狼入室?
“快点!”
李华皱着眉头催促着。没办法,周泽楷只能硬着头皮低头。
周泽楷的头还没低多少就被李华一把推开,然后他不知道念了些什么,周泽楷只觉得有一道光闪了过去。当白光消失的时候,周泽楷看到了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脸色苍白的李华。
“怎么了?”
虽然对于刚刚的动作极为反感,但看李华这个样子他还是有些担心。
“你看。”
李华抬起头,手指着他身后的橱柜。
然后周泽楷整个人都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灰白色的橱柜倒是没有什么,有什么的是橱柜与墙之间的缝隙。那里面,有一张狰狞的,女人的脸。
“就是她了,缝隙女。这么辛苦早知道带着可欣了……”
看着那张脸,周泽楷慢慢的从呆滞变成了震惊。
“我……认识她。”
3.
“师……师兄……我喜欢你……”
这是一个月之前,那个缝隙里的女人对周泽楷说的话。
“怎么?没得到你所以因爱生恨?”
李华喝着咖啡有些打趣的说。
因为李华发现缝隙女并不是那间房子里的怨灵而是跟着周泽楷可以移动的怨灵之后便把他带回了占卜屋。毕竟占卜屋有结界,不怕她来。
周泽楷摇了摇头。
这个学妹死了,他是知道的。
那个姑娘向他告白的第二天,他便知道了。在之前因为学校工作的原因两个人有一次短暂的接触,之后因为礼貌原因周泽楷把对方送回了家。而在拒绝了那个女孩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听到了因为豆腐渣工程而坍塌的,那个女孩所住的公寓。
只是没想到……那个姑娘会过来继续缠着他。
“亏了你发现的早,大概是因为对你还心怀眷恋吧,还有最后一丝理智的姑娘站在还不想把你拉近缝隙里面去。不过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你看我。”
李华耸了耸肩,他的脸色还是像刚从周泽楷公寓走出来的时候一样的白。
“晚了会怎样……”
“成为心的缝隙女呗,不对,你的话应该是——”
“缝隙男!”
“舒可欣你学会插嘴了是不是?”
插嘴的小姑娘朝着他们做了个鬼脸便拉着妹妹上楼了。
“可以超度吗?”
“当然可以,不过这个也是需要时间的。她做了多长时间的灵就要用多长时间来超度她。一个月的话就诵经一个月,一年的话就诵经一年,十年的话就是十年。虽然说找到遗体然后安葬也可以,不过照你这么说那姑娘已经成了肉泥了,怎么找?所以说亏了你找到的早啊。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等老板娘回来了就可以了。”
4.
一夜无眠,周泽楷在床上翻来滚去,实在是想不到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那个女孩他实在是没多少印象,充其量就是那个社会实践她的工作做的的确不错,可没想到她的执念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或者说她对自己的喜欢竟然深沉到了这种地步。
不知滚了多久才睡着,可周泽楷第二天还是早早的就起了,闲来无事的他穿上衣服便出去晨跑了。
大概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对地形不熟的他直接迷路了。走在乱七八糟的街上,一种恐惧感渐渐漫上他的心头。
不会……现在就出现吧……
这么想着,周泽楷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转头。
然后看到了那张苍白的脸。
因为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只当机了一会周泽楷拔腿就跑。可是人又怎么跑的过恶灵呢?
当周泽楷从那个死胡同的墙缝里看到那只伸出来的手的时候,他已经跑不动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当他以为自己没救得时候,那个人出现了。
那个被传比幽灵还可怕的女人穿着不能在普通的白衬衫牛仔裤,浅棕色的卷发披在肩上,脸上是不耐烦的表情。
“李华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乱跑不要乱跑,看,出事了吧。”
那女人转身,定定的看着缝隙里的幽灵,手里拿着一串紫红色的佛珠,嘴里念叨着什么。
很快,缝隙中的女人便消失了。
“诺,她走了。”
“谢……谢谢……”
“不用谢,付报酬就好了。对了,我叫楚云秀,就是是烟雨占卜屋的老板。”
5.
一个月后,xx公墓。
周泽楷拿着一束水仙花,站在墓碑前。
墓碑上那女孩笑的很漂亮。
整整一个月,楚云秀自然是完成了超度的工作,而她要的报酬却让人无法理解,因为她什么都没要。除灵的费用也好这一个月以来的住宿费也好,一分钱都没收。虽然他有帮他们做饭……
“谁让你长得这么帅,还会做饭,为帅哥服务是分内之事。”
楚云秀一脸无所谓的说,旁边的舒家姐妹点头表示认同。
他放下那束百合花,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姑娘,离开了。
6.
在G市的某个角落里,有些这样一家店,它占据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全黑的门上细致的雕花和镀金的门把手彰显了主人的财气和品味,最上面的是不太和气氛的有点粉嫩嫩的招牌,烟雨占卜屋。
“朋友,我看你印堂发黑——”
——tbc——
第一章结束,第二章……别想了我连写啥都没想清楚。
我说这玩意就是情人节贺文你们信吗x
为了这个我重刷了一遍缝隙女没吓死我……
一个简单的介绍
楚云秀
烟雨占卜屋的老板娘,boos级人物,其他数据未知
李华
烟雨占卜屋的副店长,是个灵视者,能力很强,只是攻击力防御力比较鸡肋
舒可欣、舒可怡
楚云秀从孤儿院带回来的灵能者,天生的除灵者

评论(5)
热度(24)

© 相叶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