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are the K-A-T-T-U-N

昔巷旧梦——有关荣耀第一女选手

楚云秀走在崎岖的道路上,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穿高跟鞋回来。

这里是楚云秀的老家。

很少有人知道,烟雨战队的队长楚云秀其实并不是苏州本地人,而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女孩。

小时候的楚云秀可以说是劣迹满满,逃课去网吧,和老师顶嘴,聚众打架什么事都做过,而她最不后悔的大概就是遇上荣耀吧。

那是许多年前,最开始的时候楚云秀玩的其实并不是荣耀,而是一款叫做剑网三的游戏——传说中的邪教,其实她现在也有玩,不过没那么频繁了。慢慢的周围的人开始讨论一个叫做荣耀的新游戏,抱着好奇,楚云秀从小弟那里要来了一张账号卡,开始了自己的荣耀。

那个小弟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自己随手帮自家大姐买来的账号卡最后成为了荣耀第一元素法师。那个时候楚云秀刚刚高一。

荣耀是个有魔力的世界,它的吸引力太大,楚云秀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这里了。几乎完全放弃学业。而上天并没有辜负她的这番努力,当时的联盟已具雏形,有很多俱乐部朝她抛出橄榄枝,她也乐的做一个职业选手,毕竟自己是真心喜欢荣耀。

可是她的母亲不同意。

楚云秀的妈妈是典型的女权主义者,甚至有些过。家政大权全都握在她的手中,就连楚云秀的父亲都说不上什么话,自我中心,性格暴躁。

这个别人眼中的女强人希望自己的女儿是人中龙凤,可以为她争光,让她在自己那群同学面前争面子。

网络游戏什么的在她眼中就是完全没出路的东西,当知道楚云秀在网游里耍的开心的时候她直接给了这个她看来不争气的女儿一耳光。

“要是你真的认为网络游戏能养活你一辈子,那你就滚出这个家!”

楚云秀至今还记得她母亲打完她之后跟她说的话,她当时二话没说拿起账号卡和钱包转身走出了家门,头都没回。

狠狠地摔上门之后楚云秀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靠在墙上委屈的流出了眼泪。有什么比自己认定的道路被最亲的人无情的践踏更痛苦的呢?那种尊严被践踏,信仰被嘲笑的感觉,楚云秀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再然后,屋里的男女开始了激烈的争吵。

那是楚云秀第一次听到父母吵架,也是最后一次。

“其实我早就受不了你妈妈那个性格了,离婚只是早晚的事,你的事只是导火线,你不用放在心上。”

楚云秀的爸爸说。

她一直认为她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永远不会强迫自己做什么自己不喜欢的事,永远支持自己的爱好,永远带着父亲专属的慈祥笑着对她说我知道我的秀秀绝对不是那种平庸的女孩。

“秀秀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永远在这里等你回家。”

当时的楚云秀拿着自己攒了好多年的私房钱住在同学家,她的爸爸就坐在同学家的沙发上摸着她的头对她说。

她忘了当时她有没有哭出来,但是她记得很清楚,她坐上那辆通往苏州的火车,她父亲消失在她的视线中之后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过那时候的她的确还是个孩子。

带着父亲的期望还有自己的信仰,楚云秀终于碰到了真正的荣耀。

她出道于大神挤大神的第四赛季,虽然当年的最佳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却用绚烂的地图炮和精准的操作让所有人记住了楚云秀和风城烟雨的名字。

当她拿到属于她的那份薪水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上海将自己一年的薪金摔在自己的母亲面前——五十万的支票,足以证明一切。现在想起来可能有些赌气,可是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一定还会这么做。

她心高气傲的母亲自然是没接下这份钱,楚云秀用这些钱在苏州置办了一套房想要接父亲过来,而她的父亲只是笑着对她说我还不老,自己能养活自己。

“秀秀!”

父亲的声音叫回楚云秀神游的思绪。

“爸!”

楚爸爸前两年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辞去了工作跑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做什么农夫,楚云秀怎么都拦不住。

“你这孩子,知道路不好走还要穿高跟鞋。”

楚爸爸有些心疼的说。

“没事啦!”

楚云秀拉过父亲的胳膊。

“爸,我饿了。”

“东西都备好了,就等着你到家了。”

“我就知道老爸最好。”

即使是赛场上最强悍的元素法师在父亲面前也只是个爱撒娇的女孩而已。

——the end

其实这才是主菜x还有一个下午发x

这个脑洞是这次回老家开的x

评论(1)
热度(1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