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叶_

we are the K-A-T-T-U-N

·一个复健随笔,并不是考究党,看过乐呵一下就好。
1.
许霖站在客房的窗前看着外面一点停息的意思都没有的雨叹了一口气,他已经被这场大雨堵在这个村子整整三天了。本要赴京赶考的他现在只能蹲在客栈发霉。
“不管是哪路神仙,你们行行好把这雨停了吧……”
他对着窗外的雨翻了个白眼然后关上窗子把自己摔倒了床上。
其实这雨下的也还不赖。
许霖一点都不想赶考,虽然被母亲提着耳朵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乖乖读书,可是他对为朝廷卖命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宏图大志,也知道自己没什么才华,只想安安稳稳消消停停过日子罢了。但是父母之命不得不从,十万个不愿意也要听母亲的话。
看腻了之乎者也的许霖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抓起了床边的伞便跑了出去。
2.
许霖这是出去觅食了,天生丧里丧气的他这辈子也没啥别的爱好,自打小时候熬夜背书母亲为了奖励他给他煲了一盅甜汤之后他便好上了这一口,十二岁的时候为了上树摘枣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断了胳膊还在家里躺了半个来月,与人打赌的赌注都是镇上最有名的那家茶楼的点心,邻居家五岁的孩子都会笑话他说霖哥哥大概是许姨娘用糖捏出来的。
自从来了这个村子他便心心念念着村头的老奶奶卖的桂花糕,可一直下雨他也没办法出门,忍了三天实在是忍不住了的许霖到底还是跑了出去,火急火燎的跑到村口之后却发现摆摊的那个老奶奶今天并不在。
“也是,这么大的雨也不能让老人家不顾身体啊。”
许霖抓了抓脑袋,衣衫在刚刚跑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淋湿了,他索性将伞收了起来沿着来时的路慢慢的逛了起来。
他是喜欢下雨的,与其说是喜欢下雨不如说是喜欢雨后空气中泛着的那股甜丝丝的味道,可是许霖越走越觉得这场雨不对劲。
若是只下了三天还好,可这三天雨势丝毫没小,反而比许霖在客栈看到的更大些。
“不会是哪家大王在此渡劫吧……”
走了半晌,眼看就要走到山里去的许霖想了想,转身往村里走。可没等他走两步湿淋淋的衣衫下摆便被扯住了。
“救我……”
许霖回头,抓住他衣服的是个人,雨水将对方的头发冲的七零八落,许霖觉得自己能认出来这是个人已经很不错了。
“呃……?你没事吧?”
想了半天不知道该称呼对方公子还是小姐的许霖放弃了挣扎,蹲下身来推了推对方,可对方已经昏死过去了,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许霖一咬牙将他背到了自己的身上往村里走去。
3.
那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中午了,下了整整三天的雨也已经停了,原本许霖是打算收拾行李去京城考试的,结果郎中说什么不让他走,怕出了人命自己担不起。
明明是你说他只是伤风吧?伤风也会出人命?
许霖拼了老命忍住了想要吐槽的心情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打量着床上的那个少年。
大约是十四五岁的模样,少年的头发有点微微泛棕,身形也不是很高,小小一个窝在床上,然后毫无预兆的醒了过来。
“你醒了啊。”
许霖看对方醒了过来,很有兄长风范的将少年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床边,然后将床头茶几上的水杯递给少年。
少年有些狼狈的将水喝光之后盯着面前的许霖,他的眼睛比头发的颜色还要浅一些,像极了父亲多年前淘回来的那块洋玻璃。
“是你救了我?”
许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恩公!恩公您救了我我以后就是您的了!”
那少年见许霖点了头之后直接从床上扑了下来抱住了许霖的大腿,把许霖吓的一激灵。
这是什么?怎么回事?
许霖的大脑突然停止运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你说啥?”
“你救了我,以后恩公想做的,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都不需要回家的吗?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吧?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诶?卖了?我又不值钱恩公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少年好像听到笑话一般,挥挥手笑着说。许霖很头疼,他这应该是第一次和这个人说话吧,为什么他傻乎乎的和无知幼童一样无条件的相信自己?
“你家籍贯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好不好?”许霖理了理思路,蹲下来对那个少年讲。
“我……我已经没有家了吧……?嗯,没有家了,不过没关系啊,我有恩公!”
依旧是傻兮兮的笑,许霖有些无力,不过也是,这少年是他从林中捡回来的,不是离家出走便是家破人亡,若是离家出走他总有回家那天这倒不用担心。若是家破人亡……那他可能真的没有去处了。
许霖看着他那干净的眼睛心里一软,嘴上便松了下来。
“母亲一直想给我找个书童,你可愿在我身旁侍奉?”
“好呀好呀!恩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不然恩公帮我取一个吧!”
连名字都没有?他愣了一下,也未太在意。窗外阳光明媚,知了叫声开始响了起来,许霖这才意识到,夏天已经来了。
“知夏如何?”
4.
就这样,两个人稍作休息便继续向京城出发。一路上知夏总是会问许霖许多问题,最开始的时候许霖还是会耐心解答的,可是到了后面就算是自认十分有耐心的许霖也开始觉得有些烦躁了,每次在发火边缘看到那双干净又清澈的眼睛时许霖又将一肚子的火气全都憋了回去,搞得他连发泄都没有地方,很是郁闷。
“公子公子,京城好大啊!”
可能是第一次来到如此大的地方,盯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知夏的眼睛都是放着光的,许霖有些无奈的扯着他的领子走进了一家客栈。
其实许霖比预定来京的时间晚了不少,刚到不久明天便是考试,不过他也算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稍微收拾了一下行李便带着知夏出门逛街了。大概是吃到了许多未曾见过的新鲜甜点,就连知夏叽叽喳喳的话他都不觉得烦了,甚至觉得那个恨不得蹦到天上去的孩子可爱的紧。
“公子,你将来想做什么啊!是想做大官吗?”
找到一个亭子稍作休息的两个人刚坐下来,话不听的知夏又开始问了,许霖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有给出回答,知夏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我觉得啊朝廷这东西一点都不适合公子,当官太麻烦了,公子一定不会习惯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朝廷?这赴京赶考的学生可没一个不想给朝廷效命光宗耀祖的。”
“因为公子脸上就写着我不想当官啊。嘿嘿,公子是藏不住心事的那种人哦!”
“我哪有……”
被说中心事的许霖撇了撇嘴,将话茬转到了知夏的身上。
“那你呢?你想做什么?”
“我当然是想跟着公子一辈子!公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知夏挥了挥手臂,脸上是理所应当的笑容,看着他的脸许霖也不禁一起笑了起来。
“那你就跟着我好了。”
“我要是哪天消失了公子可不许哭鼻子哦。”
“明明是你这个小跟屁虫说要追随我一辈子的吧。”
许霖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揉了揉知夏的头顶。那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一辈子和一辈子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5.
回到故乡时已经是盛夏了,毫不意外的许霖并没有考出一个好成绩,不过他也没怎么失望就是了,只是比较难搞的是怎么和母亲交代。
另一件让他比较头疼的就是知夏越来越活泼,酷暑对他似乎没有一点的影响,甚至他有一种那个少年随着气温的升高愈发的聒噪了的错觉。
“公子公子!那个就是公子的家吗!看上去好气派!”
知夏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房子,蹦了起来。
许霖的父亲是经商的,家境宽裕却总是被邻居明里暗里的瞧不起,地方官员也总是会暗地里找许家的不痛快,许霖的母亲这才让他努力读书,争取考上个一官半职,也好让家里有个依靠。
但是对于许霖来说,仕途真的不适合他。
比起勾心斗角的官场,他还是更喜欢闲云野鹤,一碗甜汤就能满足的生活,如果还有个小书童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就更完美了。
回到家之后意外的母亲对他落榜的这件事并没有多生气,可能是母亲也看出来了他的心并不在官场吧。在自己的屋子旁边给知夏置办出一间新房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发呆。
“公子你在想什么啊!”
少年突然从他的窗下冒出来,脸上挂着的是他熟悉的傻笑。
“没什么,就是在想以后该怎么办,我想开个私塾。”
“私塾好的呀!公子这么有耐心的人一定可以的!”
“到时候你就帮我打下手,如果有哪个孩子不听话你就替我打他的屁股。”
“公子说的我就去做!决不食言!”
“这还差不多。”
6.
一整个夏天许霖都是在知夏的笑声中度过的,所以当知夏突然生病的时候许霖一时间并没有立刻能接受。
小书童病殃殃的躺在床上,但还是对他笑的很灿烂。
“公子不用担心我啦,别看我这样我也是好好的活了十七年遇到了公子您啊。”
“还说你十七,你这样子说你十三都有人信。”
许霖有些不开心,明明他身体已经很差了为什么还要和自己胡来。
“嘿嘿,我显小嘛。”
“不要多说话了,赶紧休息吧。”
“公子,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其实我啊,是个妖怪来着。和公子在一起时间久了把这件事都给忘了……实在是罪过……”
那双洋玻璃一般的眼睛垂了下来,满是歉意的看着许霖。
“春末夏初那个镇子连续三天的大雨是我的天劫,我命没那么大,没熬过去,但是我遇到了公子你。”
“能遇到公子真好啊……”
“知夏你是烧糊涂了吧?还是前两天偷看我书架上的书了?”
许霖有些恼怒的打断了他的话,略显粗暴的给知夏掖了被子,没等知夏话说完就跑出去了。
“公子……”
知夏看着许霖甩上的门,眼睛里满是不舍和无可奈何。
7.
自那之后许霖再没见过知夏,甚至没有人知道知夏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过了一天许霖气消了去知夏房间的时候屋子里已经空了,只留着许霖最喜欢的雨后甜丝丝的味道,知夏身上的味道。
知夏的房门敞开着,许霖呆愣愣的站在他的门口,一阵冷风吹过将门外枯黄的落叶吹进屋内,已然深秋。

评论
热度(1)

© 相叶_ | Powered by LOFTER